“中小学校和教师更好地做好学校教育的本职,也是为校外培训降温的重要支持行动。”陈国治说,学校及其从业者教师与校外培训机构存在性质上的差异,角色不容混淆。专项治理工作要“使其校外培训成为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者,而不是教育秩序的干扰者”。

2015年5月,曲水县被确定为中国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。曲水县制定形成9种界定为成员、6种不界定为成员共15条成员身份界定规定,共实设3个村级、20个组级共23个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,落实成员对集体资产占有、收益、有偿退出、抵押、担保及继承等6项权能。